在线教育成创投圈明星
2015-3-29 04:12:34 浏览1510次
人人都能推倒教室的墙?

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以及社交网络对现实生活的渗透,越来越多在线教育创业项目开始涌现。近日,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举办的“创业点将台”活动上,四名从不同角度去改变教育和原有的知识体系的创业者集体亮相,备受关注。

学霸君

帮中学生做作业

在既有的应试教育体制下,效率就变成了最重要的关键词。在提升学生学习的效率上,学霸君和疯狂老师提供了两套完全不同的思路。

从功能上看,学霸君其实更像是一款“作弊”应用:学生可以直接通过拍照上传到App中,就能找到对应的答案。同时,学生也可以把所有的这些东西下载下来,从解析到过程全部完备。目前,学霸君能够提供从小学高年级一直到整个高中的课程。

创始人张凯磊认为,学霸君做的是教育数据结构化。“比如一个学生一周要做数学题40道,他会问学霸君1到2次,这是他真正不会的题目。这些题目被我们存储下来,分析考的是哪一个知识点。比如,数学总共是2000多个考点,是可以分析出来的。”

张凯磊 先后毕业于南开大学和清华大学。先后在平安集团、瑞业投资担任投资总监和合伙人,领导并完成了河套酒业、古井贡酒等一系列总额超过30亿元的投资项目,并完成了两个项目的IPO。

感言>

互联网真正的机会将出现在垂直领域,会出现在那些BAT(百度、阿里、腾讯)干不了的领域。巨头们赚快钱赚习惯了,不愿意沉下心来。而这些领域会帮助创业者快速摆脱他们,甚至超过他们。

疯狂老师

让家长和老师高效匹配

“疯狂老师”则是通过另一种方式让每个学生都有机会得到帮助。在传统的线下教育体系中,两种方式比较常见:一种是1对1,一种是班级。在1对1的教育产业链中,老师是一个弱势群体。通常,一个家长所给老师的付费中仅有30%给到老师,这意味着中介的成本非常高。而“疯狂老师”做的就是让家长和老师直接匹配,并通过构建一个评价体系,实现去中介化。

以前老师在传统机构中好坏区分度不明显。有了公开透明的评价体系之后,差的老师会被淘汰出去。同时,去中介化后让老师的薪资获得了2-3倍的提升。“所有的培训机构都变成了我们的师资库,我只找最优秀的前30%的老师。我相信两三年之后,它一定会改变教师这个群体的从业人群的素质结构。也就是说薪资结构带来人才结构的改变。”

张浩:自大学开始创业,10年打造K12线下辅导品牌—“快乐学习”,在6大城市拥有校区30多个,全职教师1200名,每年辅导学生超过5万人,年收入数亿元。去年起,他放下传统业务,开始了涅槃式自我迭代的历程。今年初,张浩的K12教育O2O平台—“疯狂老师”上线。



我认为根本不存在互联网思维,无非就是在互联网背景下重新认知人的本性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。仅此而已。创业过程中,“犯其至难,图其至远”始终支撑我向前探索。我相信我们正在做的不仅在商业上有巨大想象空间,更重要的是它不仅可以解决家长寻求好老师的痛点,而且一定可以带来师资结构的优化。

麦子学院

IT在线职业教育

“教育不同于一些快销类的商品和使用。它有非常复杂的属性,用户使用周期也很长。”创始人张凌华介绍,麦子学院主打IT在线职业教育,自产了约5000个小时的IT在线内容。合作老师已超过200位,包括来自于美国硅谷、中国大陆和台湾的一线工程师。目前,麦子学院还在美国成立中心,招收硅谷的老师与其合作。

学员有30多万名。“我们追求的不是单纯的注册量,而是追求的学员培训量和效果。”

张凌华认为,教育一定是围绕产业的,一定是产业大势带动教育大势。目前中国IT产业越来越重要,越来越服务各行各业。“我想未来IT这个词会消亡,因为人人都在IT,互联网也是如此。”

张凌华 曾任韩国三星产品经理,身怀软件开发设计、技术管理、企业培训等技艺,又有丰富的海外工作经验及管理经验。他2012年创办IT在线职业教育平台“麦可网”(后更名为麦子学院),主推IT在线职业教育,自主研发LPS在线学习管理系统,重塑教育过程,目前已拥有超30万注册用户,5000小时视频学习内容。



在线教育在交互性、学习氛围、约束力上已经积累了相当的经验,未来的在线教育正在常态化。在不远的将来,中国的创业氛围越来越浓,越来越多人会走向创业。创业也是可以培训的。职业教育,就业和创业是两条主旋律。

好大学在线

线上学习常态化

实际上,正在常态化的不只有培训,线上学习也正在变成常态。其中,“好大学在线”就正在将大学的线上学习变得常态化。

“好大学在线”是中国高水平大学慕课联盟的官方网站,而后者是部分中国高水平大学间自愿组建的开放式合作教育平台,可以向成员单位内部和社会提供高质量的慕课课程。尽管在这个领域,政策限制比较多,但却并非没有突破。